您当前的位置 :怀柔农业网 > 健康 > 三重压力迫使中国制造业突破 - 中国制造业重新工业化 - 工业控制新闻

三重压力迫使中国制造业突破 - 中国制造业重新工业化 - 工业控制新闻



“三重压力”挤压中国制造业的地块突破

2012/7/20 11: 49: 59

资料来源:中国商报

发达国家“再工业化”,新兴经济体“承接转移”,少数资金在国内“撤离”实体经济标志——在“后危机时代”全球经济复苏乏力的情况下,如何面对中国制造业作为“世界工厂”的压力,突出重围,重塑“新的比较优势”?

最近,由博鳌亚洲论坛和希望周刊共同主办的博鳌制造圆桌会议,来自美国,德国,法国,日本,韩国和中国的制造业巨头共同询问了中国和亚洲制造业的发展历程。诊断是脉冲的。

转型加快对欧洲和美国的反应“再工业化”

2012年1月,中国出口同比下降0.5%,这是自2009年12月以来的首次负增长。这一信号引起了广泛关注,表明支持“中国制造”的国际贸易空间正在加速发展。

这一变化的背景是新一轮制造业竞争正在全球开始。

美国通用电气集团的负责人承认,在全球金融危机中,美国认为经济虚拟化导致高失业率和消费者信心不足。有必要从“去工业化”转向“再工业化”,重振制造业,把就业机会带回美国。

日本31年来首次出现年度贸易逆差,也引入了激励措施,以避免产业“空洞化”带来的经济和社会问题。

“只有重塑实体经济,发展才有基石。这只是一个方面。”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林作明表示,欧洲和美国“再工业化”的更大目的是立足“后危机时代”,抓住全球工业技术。掌控高峰,掌握高端制造业的领导地位。

“这将为'中国制造'转型升级创造一个遏制趋势。”中国(海南)改革发展研究院执行主任迟福林表示,欧洲和美国等国家将通过“再工业化”重新建立贸易壁垒,并通过“碳税”,劳工标准,社会责任和其他规则在国际产业竞争中重新占据主导地位。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苏波指出,中国快速生产的巨大产能是面向全球需求模式的。美国家庭的“去博弈化”和欧洲政府的“脱离化”无疑迫使中国的生产能力找到了新的出路。

“这种新的出路主要是在中国。”调整出口和投资的发展模式,探索内生动力,以及向内发展的需要是“中国制造”的最大机遇之一。三一重工(600031)副董事长何振林表示,近年来,三一重工已收购了全球混凝土老板德国普茨迈斯特,并与奥地利Palfinger建立了合资企业,该公司正在迅速进行国际兼并和收购。成为“全球机械巨头”。

在这方面,美银美林中国董事长刘尔非表示,在过去五年中,中国的海外并购投资超过了2300亿美元。 “目前海外市场是买方市场,预计中国海外投资趋势将加速。”

“新的比较优势”应该处理同质竞争

“在发达国家抓住高端制造业之前,后来新兴国家承接了低端制造业的转移。”迟福林表示,长期依赖“中国制造”的低成本比较优势逐渐削弱,新的竞争优势尚未形成。

数据显示制造业工人的平均工资就是一个例子。目前,越南每月约1000元,印度约600元,而中国东部沿海地区已达到2500元至3000元。

“中国制造业的综合成本已超过一些新兴发展中国家。这使一些制造企业感到失落和担忧。”苏波说。

自2011年以来,北京,长三角和珠江三角洲25个城市的最低工资标准平均增长了22%。一些企业经历了“劳动力短缺”,一些跨国公司也出现了退出中国的迹象。

一个典型的案例是,中国曾经是耐克最大的全球制造基地,生产40%的耐克鞋,但越南已经超越中国成为耐克最大的生产基地。

显然,传统的比较优势是不可持续的。如何在新一轮国际科技产业竞争中取得主动,已成为“中国制造”必须解决的新课题。

“要建立新的比较优势,首先必须提高行业的自主创新能力。”格力电气(000651)总裁董明珠表示,OEM和OEM是自主创新的唯一途径,但他们一直在努力十多年了。十年仍然如此,最终只能被淘汰。另一个“新的比较优势”是培育新一代产业工人。 “人力资本也存在着转型升级的问题。”苏波说,政府和企业要积极发展职业教育,培育以人为本的“中国制造”的新优势。

改革“新空间”应对“外流”挑战

除了国外“预阻和追逐”外,中国制造业还面临两个内部挑战:一是国内一些高端制造业转向海外;另一方面是一些私人资本已从实体经济中“逃脱”。

近年来,万向集团,华为,三一重工等高端制造企业的海外制造步伐加快。三一重工目前拥有30家海外子公司,并在全球建立了15个物流中心,并在美国,德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建立了研发机构。对此,一些业内人士担心国内高端制造业将出现加速“外流”趋势。

然而,三一重工的负责人认为,大型中国企业正在转向海外,他们可以通过本地化和“抢购”海外市场来逃避外贸障碍。

因此,总体而言,中国一些高端制造业“外流”所带来的机遇和挑战并存。当然,如果中国的改革停滞不前,可能会导致高端制造业“片面”被发达国家“掏腰包”。

董明珠认为,民营制造企业的发展环境还有待优化。在资金,政策和创新体系方面,政府应该放松和“输入”私营制造业。

苏波承认,中国制造业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低端,落后产能规模大,垄断行业难以进入,生产要素成本上升,导致回报率低投资。

加入Gkong收藏夹

我想发布新闻